屍魂落魄

作者:Carry 時間:2018-09-12 19:04:18 標籤: 分類:

第1章 寄來的女屍

我叫楚楓,最近在淘寶買了個有真人手感和聲音的娃娃,你們懂得,但我沒想到,這是我噩夢的開始。

鑒於網上許多血淚的教訓,我跟買家說好了,第一,不准寄公司,第二不准包的奇形怪狀,第三,不准大喊我的名字。畢竟寄來的是我的女朋友,多少要謹慎一些。

若不是現實的情趣店裏面賣的實在是太醜,何至於在網上訂購這些,一萬三呢。

但是我還是低估了賣家的奇葩程度。

他給我寄來了一個長條狀的物體。

看起來,像是一個冰箱。

當我打開冰箱盒子,卻發現了一口紅木棺材。行,我是服了,可當我費力打開棺材的時候,我卻發現一個栩栩如生的女人躺在棺材當中。

我擦,現在的技術這麼好了麼?

做的跟真人一般無二。

這一萬三,值。

那女人黑色的頭髮如同絲緞一般鋪散開來,身上穿着古代的紅色嫁衣,唇紅齒白,哪怕是閉着雙眼,都有一種勾魂奪魄的美。

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觸手冰涼。

可也太冰涼了,我直接打了個寒顫。

這感覺,不像是娃娃,倒像是一具屍體。

媽蛋,賣家竟然給我寄了一具屍體?

當我靠近,便聞見那女人身上的幽香,餘光掃過那女人,女人的睫毛似乎顫.抖了一下,但是當我仔細看過去的時候,卻又發現,這女人跟從前沒什麼區別。

到底或者還是死了?

我探查了一下對方的呼吸,只能夠確定,對方的確已經死了。

這是一個死屍,確定無疑。

我跌落在地上,連忙跟店家聯繫,但是無論我怎麼找,都找不到那店家的信息了。

店家像是消失了似的。

我的搜索記錄,還有我的買賣記錄裏面,甚至包括物流記錄裏面,都沒有了這個商品的信息。我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網上買了個充氣娃娃。

我突然想起,之前我為了和賣家更好的溝通,我添加了對方的微信。

我連忙打開微信聯繫對方,「在不在,你給我寄了一具屍體。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要娃娃。」

「這是最逼真的。」對方回復的倒是挺快。

尼瑪,本就是人當然逼真了,「你跟我說實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否則我就報警。」

「報警你說的清楚嗎?」對面似乎很囂張。

我特麼,還真說不清楚。

快遞的消息,淘寶的消息全部消失了,對了,還有快遞的消息。

我找了下手機的通話記錄,卻發現通話記錄裏面也什麼都沒有。

仿佛這個棺材,就是憑空出現在我家裏面似的。

「那現在怎麼辦?」我絕望的發着消息:「這麼個女屍,放在我這裏,肯定什麼時候會腐爛的。」

「你之前跟我說,你要一個女朋友,我給你寄了,就這樣。」

「什麼意思?」我一臉納悶,這人太荒謬,合着我一萬三買了一個女屍?

接着我便收到一個消息,銀行發來的,說我一萬三已經到賬。

退回來了?

我回到微信界面,發現微信界面裏面就留着一句話:不要後悔哦。

再跟對方發消息,他已經把我拉黑了。

我憤怒的丟了手機,站在客廳裏面,只覺得渾身發冷,我煩躁的抓着自己的頭髮,冷靜,我必須冷靜下來。

對,這是一口棺材,我埋了不就是了,這女人讓我埋了,一切就都解決了。

我很慶幸,我居住的地方是比較偏遠的,棺材的外面還有一個冰箱的紙箱子包裹着。

我連忙將那口棺材恢復原狀,用繩子捆了一圈又一圈,找人幫忙,說要將這個冰箱運送到我老家去。

我開了車,帶着這口棺材,我捉摸着在老家的某個荒山野嶺找個地方埋起來就是了。

我已經多年沒回老家。

我父母死的早,我跟着爺爺長大,自從大學畢業之時爺爺死後,我便再沒回過村子。

我在外面工作了那麼多年,從來都沒有回來過。

如今我回來,總感覺村子裏面像是多了什麼東西似的,熟悉又陌生,不過我驚慌失措,對周圍環境也不是那麼敏.感,回到了熟悉的小屋,我便停了車,只等到夜晚開車上山,把這口棺材葬在山上。

小屋多年不打掃,玻璃都碎了數塊,估計下冰雹砸的,大部分的家具都已經腐爛,並且上面堆積着一層厚厚的灰,反正這屋子裏面沒什麼值錢的。

我胡亂收拾出了一張桌椅,剛坐下,那椅子就直接碎裂成了數塊,跌落到地上。

坐在房間裏沒多久,便聽見外面有人喊我,我朝着那方向看過去,只見牛德旺一臉興奮的站在院落外面:「楚楓,你可回來了。」

牛德旺是我發小,住在隔壁,之前我還在村子裏的時候跟他很要好,後來我去了城裏,便沒有再回來過,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你這屋子都快報廢了吧,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呢,」牛德旺看見我的時候說話有那麼一點怪異。

我想大概許久沒見,我們之間比較生分了吧。

我沒有多想,跟他多說了幾句,他便請我吃晚飯,還說要和我喝酒。

我一想到晚上我的大計,最終還是拒絕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十二點。

農村的人都睡得早,晚上九點基本上就上.床了,再做點造福後代的運動,基本上,12點到1點左右都睡的死沉,此時我開車上山,找個地方將棺材埋起來,不是問題。

我們村子的後山,開車也能上去,道路很平坦。

我想着直接將這女人埋在村子後面的荒山上就好。

小心翼翼的出門,剛開了車,就聽見邊上有人喊了一句:「楚楓。」

媽蛋,嚇得老子車鑰匙都差點丟了。

我朝着聲音發出來的方向看過去,就看見牛德旺趴在我家院牆外面,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我。

我當時鬆了口氣,沒好氣的衝着他說道:「大晚上你不睡覺要幹什麼?」

「你要去後山。」牛德旺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我皺起眉頭:「你怎麼知道?」

他嘆了口氣:「從你回來,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你要去後山。」

哇擦,我想埋葬這個女人這種事情就寫在自己臉上麼?

第2章 你爺爺墳被刨了

牛德旺說:「楚楓,這種事情你要想開點。」

牛德旺還說:「楚楓,我知道你心裏面難受,但是村長家也不是好惹的。」

我聽了老半天,發覺我和他想的不是同一件事。

我打斷他:「你到底在說啥?」

牛德旺瞪圓了眼睛:「你不知道?」

「我應該知道什麼?」我一臉莫名其妙。

牛德旺想了想,良久,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衝着我說道:「楚楓,你爺爺的墳被村長挖了。」

我當時腦袋就炸了。

隔了好久,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衝着他說道,「不可能吧?」

「這事情其實我早就應該跟你說,但不知道怎麼說,你也知道的,在牛家村,村長的話就是聖旨,你們家是我們村裏唯一的外姓人,所以……」

牛德旺沒有說完。

我像是瘋了,朝着後山的方向跑去,牛德旺緊緊的跟在我的身後。

我上了山,到了我爺爺的墳山邊上。心口像是缺了一塊。

我爺爺的墳被人刨了。

棺材都被抬了上來,棺材蓋子都開了,我渾身顫.抖,小心翼翼的走到那棺材邊上,等我靠近,我卻發現棺材打開的部分,隱約可見裏面的內容,我看到了黑色的壽衣,那是我爺爺臨死之前,我親自給他穿上的。

棺材蓋子都爛了一半,連墓碑都倒了。

淚水模糊了我的眼。

胸腔的憤怒在那一刻爆發,我霍然站起,把身後的牛德旺嚇了一跳。

我朝着村長家裏面走去,牛德旺拉住我,被我一把推開:「還是兄弟,就別攔我。」

我回家,從車上拿了一把大號的扳手,氣勢洶洶的沖了出去。

牛德旺一直都跟在我的身後,他怕我出事。

老遠就看見村長家裏面燈還亮着。

我還沒靠近,就聽見村長那傻兒子牛皮實樂呵呵的說道:「聽說西面那村子裏面的男人都死咧,是不是真的?」

「是。」村長樂呵呵的。

「那不都是寡.婦。」

「寡.婦,都是寡.婦。」

「那可便宜我了。」傻子笑,流出晶瑩的口水:「都是我的。」

村長一愣,這才明白過來,那傻子說了什麼,他一跺腳,恨恨的道:「作孽!」

傻子嘿嘿笑。

我就在此時沖了進去。

村長一愣,頓時反應過來:「楚……楚楓,你怎麼回來了?」

「很意外嗎?」我看着眼前的村長,不爽的說道。

村長愣住:「不,不是特別意外,就是……」

「你刨我爺爺墳,做的很好嘛。」我說完,氣勢洶洶的沖了過去,用扳手砸他腦袋,村長連忙躲避,扳手砸在吃飯的桌子上,整個桌子一跳,桌子上面的飯菜有許多灑了出來。

我剛才真的用了十足的力氣。

恨不得一下把他打死。

但我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準頭上就差了點,那傻子看到桌子上的飯菜都是一跳,頓時很興奮的拍掌,「好厲害,好厲害,再來一次。」

我抓起了扳手,抓住了傻子作勢要打。

村長直接跪在我的面前,「這是有苦衷的。」

「狗屁的苦衷,」我怒了,高高的揚起了扳手,牛德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過來,抓住了我的手。

「哥,別衝動。」牛德旺雙目含淚:「別衝動。」

是了,我不能衝動,不能因為村長的傻兒子,斷送掉自己的前程。

我放下了手中的扳手,村長也站了起來,看上去有些得意洋洋,我又抓緊了扳手,他嚇得蜷縮到一旁,衝着我說道:「就沒辦法了呀,那裏是村子裏唯一的風水寶地。」

「我爺爺一輩子為了村子做了許多事,而且那塊地也是我們楚家的,憑什麼不能讓我爺爺葬在那裏?」我憤怒的說道,「我爺爺入土為安,你把我爺爺挖出來,你就是不想讓我好過了,你還讓我不要衝動,我現在就是不衝動的跟你說這些,我他.媽要是衝動,我讓一村子的人都死無葬身之地。」

說完這句話,整個院子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隔了許久,村長突然炸了,沖我吼道,「楚楓,我待你不薄吧,這些年,楚家在我們牛家村,我們一直都是用最好的招待你們的,怎麼你們一點小事都不能滿足我們。」

「小事?刨人祖墳也是小事?」我冷笑。

「明天我就會另外找一塊風水寶地,把你爺爺葬進去,風光下葬,你放心,絕對是塊好地方,只是你爺爺從前髒的那個地方,是我們村子的眼,你該知道眼是什麼意思吧?很重要,所以必須讓你爺爺騰出這個位置。」

每個地方都有眼,一個地方的眼就可以鎮守這塊地,根據這塊地的大小,眼也就有大有小,大的眼,有城那麼大,小的,或許就只有一口水井那麼大,甚至更小。有些地方,不在眼的範圍內,所以特別邪門。

一個地方,若是眼出了問題,那麼風水也會跟着出問題。

風水一旦出了問題,就只有填眼或者鎮眼,現在中國,已經很少有填眼的東西了,填眼的東西,要求特別高,必須用舍利子,或者某種特別厲害的法器去填,還有珍貴的物品,比如皇帝用過的玉璽之類的東西。

但是有時候也可以用其他的東西去填,比如地形建陣或者其他的什麼,很多地方都是這樣,比如帝都。

填和鎮不一樣,填是後人想的辦法,像舍利子或者珍貴的法器都還不能夠起到鎮的作用。中國以前是有大師可以鎮眼的,我爺爺小時候跟我講過,因為我爺爺便是風水先生,但是他沒這個本事。

可我爺爺既然這麼厲害,肯定知道那塊地方是整個村子的眼。

「你不知道,自從你離了村子,村裏發生了許多事,都非常邪門,我們找了很多風水先生來看。」村長咬着牙說道,「他們都說你爺爺葬的那個地方是整個村子的眼,我們必須用其他的東西來填,不能夠讓你爺爺在那裏面,不然會變殭屍的。」

我聽到這話,冷笑不已,「當我真沒讀過書?這樣的鬼話我也會相信?」

「我說的都是真的,掏心置腹的話,你若不相信,隨便找個風水先生問問,這些年村子裏死了太多人了,而且格外邪門,我是實在沒有辦法,才想出這樣的法子來。」村長苦哈哈的看着我。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一個地方若是想填眼來保平安的話,需要的東西只有那麼幾個固定的。

比如舍利。這玩意兒村裏肯定沒有,有也不會往裏面填,因為很珍貴。

比如珍貴的寶貝,皇帝用過的玉璽,這個比舍利還珍貴,所以也沒人填。

那麼就只有一種了。

童子命。

第3章 童子命和眼

童子是天上偷跑下來投生的孩童。若是真童子,不足十二歲必定死亡,因為天上點卯,十二地支為一輪,若是發現某個小童不在,就會派兵收桌,一旦捉到,那麼這個孩子便會死掉,因此6歲,12歲為童子關,隨時都會被召回。

而填眼用的童子命,一般都不會選擇年歲太大的,因為會產生怨氣,所以便有人用年幼的童子填眼,因為童子要麼是天上下來的,要麼是前世修行者輪迴轉世。所以用他們的命來填,再好不過。

他們的魂魄可以鎮守一方平安。

找童子也是個非常難的事兒,一般情況下會選擇六歲以下眉清目秀的男童,據說在古代有一套非常仔細的甄別方法,但是現代這種方法基本失傳,我想村長那麼蠢,應該不會有具體的方法,搞不好他會找一群孩子來做實驗。

我看着村長說道,「那你們打算用什麼東西填?」

「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總之我已經給你爺爺找了一處風水寶地,而且還找了道士,本來我是想隔一個星期之後去通知你,到時候你來參加挪墳的事情就可以了,現如今你回來了,那麼就你自己來主持這個事情吧。」村長連忙沖我說道。

「孩子,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去打聽打聽,我們牛家村最近出了多少事兒?」村長痛心疾首的沖我說道。

呵呵,這老傢伙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相信。

牛德旺磕磕絆絆的說起了村子裏面發生的怪事。

自我爺爺死後,首先出事的是牛結實的家裏。

牛結實是村子裏的一個五保戶,年歲大了,幹活什麼的也不靈光,那天不小心從山上滾下來,就死了。當時村子裏面的人並沒有往那方面去想,畢竟村子裏面死個把人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這還是意外。

牛結實死後的一個星期,村裏燒了一場邪門的大火,牛蛋蛋給一家莫名其妙的全死了。

五天後,牛自傷的家裏死了兩個人。

七天後,牛碰頭的家裏死了一個人。

每個人死去的方法都不一樣,死去的原因也不一樣,村長覺得奇怪,找來了風水先生,風水先生看了之後說村子的眼出了問題。

無論他找多少個風水先生,都是這麼說的,村裏的人還在陸續的死去。

村長怕了,許多村民都怕了,因此,他們離開了牛家村。

我說怎麼剛回來的時候,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現在想來是人煙稀少的緣故。

而且人也實在是太少了。

牛德旺說到這裏衝着我說道:「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你難道沒有發現後山的墳塋多了一倍麼?」

我愣住,半晌沒有說話。

牛德旺繼續說道:「所以真沒騙你,村子是有問題的,你把你爺爺葬好了,就趕緊離開吧。」

「你們拿什麼填眼?」我還是這個問題。

牛德旺愣住,轉頭去看村長。

村長支支吾吾:「那個風水先生給了我舍利,我們用舍利來填眼。」

呵呵,真是財大氣粗。

我點點頭,不多說什麼,轉身就走。

但是並沒有走遠,我轉了一圈,又回來了。

就看見牛德旺站在村長的面前,兩人說話的聲音漸漸傳來,低低的,牛德旺說道:「這麼說他會相信嗎?」

「應該會的吧,我早就說了,來者不善,讓你把他給勸住,你怎麼還讓他去後山?」村長氣急敗壞的說道。

牛德旺不知道說了什麼,村長一腳踹在牛德旺的心窩。

牛德旺栽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半晌都沒說出話來。

「反正這幾天你盯緊他,不要讓他出什麼麼蛾子。」村長惡狠狠的說道。

我看到這裏,心裏難受。

我的髮小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衝着村長的方向點頭,他畏懼的眼神裏面我看到了懦弱。

我回到了自己家中。

胡亂打掃了一下房間,便在硬邦邦的床板上閉了眼睛。

半夜。我似乎感覺到有人爬上了床,並且,還摸了摸我臉龐。

我睡得迷迷糊糊。

好像夢中還應了一聲。

接着便在一個格外溫暖的懷抱中睡着了,那懷抱,讓我想起了我爺爺。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全身都在疼,硬板床果然不能睡,尤其是沒有床褥的硬板床,那還不如睡地上。

我轉頭,餘光看見一抹紅色。

我嚇一跳,鼻子邊傳來馨香。這香味我是熟悉的,這是那女屍的味道。

全身一個激靈,從床上坐起,我便看見躺在床邊的另外一個人,這人便是之前一直在車子裏面的女屍。

我車子昨天晚上到底上沒上鎖?

特麼不對啊,就算沒上鎖,那冰箱盒子我是捆的嚴嚴實實的,這女屍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床上?見鬼了。

我看了一眼車子的方向,走到車子的後備箱,因為是個麵包車,我將後面的車座都移開了,專門放這口棺材,就跟救護車是一個模式,這車子是我專門借的。

不出意外,那裝着棺材的盒子如今是打開了,並且棺材也破了。

我在四周看了看,把女屍抱出來塞進棺材裏面似乎不太現實,指不定牛德旺在什麼我沒有注意的小角落裏面觀察着,想了想,我還是將那口棺材拖進了屋。

這棺材可不輕,之前可是有人幫忙我才得以將棺材和女屍放到我的車子裏面的。

我將棺材拖進門的時候,又發覺了有些不對勁。

那女屍似乎被人移動了,頭和腳掉了個個兒。

尼瑪,有人進來過?

窗子都是封死了的,除了這窗戶上有些地方玻璃碎了,可我也不覺得這裏面有人進來過,可若是沒有人進來,女屍是怎麼調換方向的?

大約是剛才我記錯了吧。

我這麼安慰着自己。

將那口棺材打開,費力的把女屍重新塞進了棺材裏。

靠近女屍的時候,我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幽香,這股香味一直都伴隨在女屍的身上,其實我也奇怪,這女人分明已經死了,身上不僅沒有腐爛的味道,甚至還有一股香味。

我把女人放進了棺材,又塞進了床底下。

然後找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把床底下完全的遮掩住。

今天風水先生還要給我爺爺挪墳,斷然不能讓人看出這裏的端倪。要不然我說不清楚的。

第4章 求助秦越

雖說我很不相信之前村長跟我說的那些話,但我爺爺好歹也要入土為安,總不能在那裏晾着吧,所以他說什麼風水先生挪墳的事情,我還是得同意。

不過我對所謂眼的說法還是有些疑惑的。

在風水先生來之前,我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懶洋洋的,似乎還沒起床,「說。」

「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眼,對嗎?」

「嗯。」

「如果一個地方的眼,進入了一個不能鎮住,或者不能填他的人,若後來,再把這個人移開,重新換上可以填眼的東西,那麼那裏的風水能夠改變嗎?」

對方似乎生了一個懶腰,「你向來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為何突然這樣問我?」

「我問你能改變嗎?」

「不能,」秦越沖我說道,「你說的應該是鎮守一方的風水眼吧,如果有就能夠填他的人進去了之後,就會導致這一方的風水發生改變,哪怕以後換了填的人,也會出現問題,除非……」

他沒有說完。

「除非什麼?」

「除非用一個特別邪惡的法子,硬生生的改變那一方的風水,不過這樣的法子不太好,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會使用,你為何要知道這些?」秦越很疑惑。

秦越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風水師,而且非常的年輕,在他這個歲數,許多人都還沒有熬出頭,但是他已經小有名氣了。我是通過我爺爺的朋友認識他的,他和我爺爺算是忘年交。

我記得他很小就已經非常懂這方面的問題了,所以這種事情問他再好不過。

我將我爺爺的墳被人刨過的事情都跟他說了,還有村子裏面發生的所有的一切。

秦越立馬坐不住了,沖我說道,「你等會兒,我馬上到。」

他肯定是覺察出問題來了,要不然也不會這麼說,還火急火燎的跑我這裏來,要知道這傢伙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死宅,能坐着絕不站着,能躺着絕不坐着,這麼懶的一個人,居然會因為我一句話跑到這裏來,那麼就說明這裏的問題相當嚴重了。

只可惜不知道他來的時候還是怎樣的光景,因為老遠的我已經看到村長和一個穿着灰色道袍的人朝着我方向走了過來。

那人看起來很邋遢。

他的頭髮都凝結成一塊,上面還有不少花白的顏色。

那張臉看上去倒還道貌岸然的模樣,但有沒有真本事我就不知道了。

村長剛看見我,老遠便沖我打招呼,「楚楓,你起來的好早啊,這是你的車?你這小子,發財了也不回來看看村民。」

我就呵呵。

村長看着我的笑,大約是想到了之前發生的事,臉上變得有幾分尷尬,「那個,楚楓,這是風水大師明堂。」

「嗯。」我點點頭:「道士?」

「鄙人是居士。」那傢伙油頭粉面,看起來就不像是什么正經人,卻還非得端着一個架子,說話也文縐縐的。

我冷笑一聲,「我爺爺的事情你們打算怎麼辦?」

「須得把你爺爺葬到對面山上的一處,地方我都選好了,你若不信,可以去鎮子上請其他的風水先生看一看,那是頂好的風水,對後人是有好處的。」明堂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不置可否。

想到了個拖時間的法子,衝着明堂道:「挪墳的事情暫且不說,我爺爺的棺材都已經被破壞了,這筆賬該如何算?」

村長的臉上有幾分訕然,頗不好意思的沖我說道,「那是我的過錯,跟明堂沒有什麼關係,我會重新準備好一副特別好的棺材,若是可以的話,我們今天就開始挪墳吧?」

我只求秦越來的快一點,還不知道眼前這個不知深淺的風水先生到底會如何處理我爺爺的屍體?

我點點頭,面上卻波瀾不驚。

村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帶着我去了他的家。

他跟我說,早年他就已經找到了一副棺材,一直收藏在自己的家中。

而他在跟我說這些話的時候,秦越已經趕到。

「我有一個朋友來了,等我找到那個朋友,再來跟你說這些。」我找了個藉口,立馬開溜,但此時我卻感覺到後腦勺一疼。

我暈暈乎乎的看向身後。

村長那傻兒子手上拿着一個扳手,朝着我後腦勺砸了一下,我順手在後腦勺上摸了一把,全部都是鮮血。

我指着那個傻兒子,剛說出一句話,便無力的栽倒在地上。

在我暈過去的時候,便看見村長那張笑起來跟朵老菊花一般的臉。

這王八蛋,竟然暗算我。

這是我在暈過去之前,唯一的想法。

我再度醒來之時,竟然是在一個人的背上。

我迷迷糊糊可以看到站在我身旁火急火燎的秦越,這貨的身上背着個桃木劍,看起來不倫不類,還穿着一身黑色的道袍。

那又是誰背着我呢?

首先入眼帘的是一身紅色的衣服,再然後我便看到了那紅色衣服的全貌,女人的身上散發着幽香,這不是之前被我塞在床底下的那具女屍嗎?

我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

「你們……」

我剛說出一句話,便聽得秦越沖我說,「你這小子不夠意思啊,什麼時候有這麼一貌美如花的媳婦兒也不跟我介紹介紹。」

我心中大駭,連秦越都看不出來眼前這女人並非活人?不太可能吧。

我心急如焚,但又不能明說,我怕這女人突然發狂,把我從肩膀上丟下去。

隔了好一會兒,我才沖秦越說道:「我們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我們又打算去什麼地方?我那裏有車,你們兩個為什麼不開車?」

「有好多呀,你能不能看一看身後?」秦越不耐煩的說道。

我一臉疑惑的回頭看去,老遠,便看見明堂跟在身後,他健步如飛,跑的極快,甚至我感覺他整個人都漂浮在半空中。

「到底什麼情況?」我忍不住說道,「我爺爺的屍體呢?」

「還惦記你爺爺,」秦越忍不住吐槽,「你都快被人家做成煞了,這會子還擔心這些?」

「煞?」我一臉疑惑。

「之前你不是問我如果眼被人填上了,要用什麼辦法才能化解嗎?這就是唯一的辦法。」秦越氣喘吁吁的道:「我趕來的時候,你身上已經被畫了咒文,若不是你媳婦帶路,我還找不到你人呢。」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6735302&ver=1117&signature=tm1KaGkmbhzBrEzxgr5FHyvKTqOSItvz9H24AG2nknu2ZGOhlYBpieefIlkbRixUOZvNMk7p-H1B1ple-qk9TQ5nsgU5wXrLXEmAKzSI4M8PkprIFPQPgX2rDhp*Zswc&new=1

Image

養生資訊

春天雖然適合我們運動健身,但是我們仍需要注意一些其他的問題,防止我們在鍛煉的時候無形增加身體的負擔,所以我們在跑步的時候儘量選擇一些公園或者其他的車輛較少的地方,並且運動的時候一定要及時喝水,這樣才是健康的運動。

Image

健身資訊

我們在鍛煉的時候會發現,跟我們體格差不多的人會比我們運動的更加持久,而且呼吸的時候並不會像我們這樣大口的喘氣,其實這其中包含了運動健身呼吸技巧,只有掌握這些技巧,我們在鍛煉的時候才不會白白浪費大量的體力,會增加我們鍛煉的持久性。

Image

美容資訊

我們有些健身愛好者長時間的運動中出現呼吸迅速並且困難的情況大多數是因為我們不懂得注意呼吸的深度,一般而言,我們在運動中呼吸的頻率快,深度較淺,為了獲得更多空氣,但是這種方法會使我們人體肺部氣體轉換的時候困難,容易增加身體負擔。

醫療資訊

春天雖然適合我們運動健身,但是我們仍需要注意一些其他的問題,防止我們在鍛煉的時候無形增加身體的負擔,所以我們在跑步的時候儘量選擇一些公園或者其他的車輛較少的地方,並且運動的時候一定要及時喝水,這樣才是健康的運動。

教育資訊

我們在鍛煉的時候會發現,跟我們體格差不多的人會比我們運動的更加持久,而且呼吸的時候並不會像我們這樣大口的喘氣,其實這其中包含了運動健身呼吸技巧,只有掌握這些技巧,我們在鍛煉的時候才不會白白浪費大量的體力,會增加我們鍛煉的持久性。

設計資訊

我們有些健身愛好者長時間的運動中出現呼吸迅速並且困難的情況大多數是因為我們不懂得注意呼吸的深度,一般而言,我們在運動中呼吸的頻率快,深度較淺,為了獲得更多空氣,但是這種方法會使我們人體肺部氣體轉換的時候困難,容易增加身體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