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家庭來說,你是根,孩子是花

要求,期望,責任不是愛。

當我們衡量我們是否愛一個人時,我們經常看到我們是否對他有要求、期望或不負責任,或者它有多深。當我們對一個人的要求越高,期望越高,控制就越無情——我們越負責任,我們就越愛那個人;相反,我們不愛他,也不愛他。這是真的嗎?這是個錯誤。

要求、期望或所謂的責任只是恐懼的替代品。它們是恐懼的另一種化身,另一個名字。要求,期望和責任意味著愛,你確定是真的嗎?在我們的教育中,由於我們自己的恐懼,要求、期望或責任另一個個體的聯系。當我們要求他、期望或負責時,這會讓我們感到更深、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讓我們感到安全。

教育是為了彌補安全感。一個人越強調教育,背後的不安全感就越大。教育似乎是一種對未來和恐懼的幻覺的控制。教育是一種恐懼。一個人越害怕,就越需要它。一個人越害怕,似乎就越需要教育和教育。

不要把孩子當人質

因為父母害怕,他們不可避免地會無意識地把孩子當作自我安全感的人質。你必須變得優秀和美麗,否則我就不安全;你必須有能力,否則我怎么能放心呢?看,父母把孩子變成了內心安全的威脅。

當一個孩子是一個家庭的人質時,你猜這個孩子能接受真正的良性教育嗎?孩子成了整個社會或家庭內心恐懼之河上的波濤,他當然得不到生活中真正需要的東西。即使他很小,當你害怕的時候,他也能感覺到恐懼;當你放松或自信時,他也能感覺到。孩子是反映你聲音和信息的敏感接收器。

一個好的父母應該把教育的重點放在教育的自我意識上。對於有意識的父母來說,教育孩子只是一個借口,自我教育是真的。當你教育好自己,孩子只是你美麗的反映,他自然會變得更好。

什么是真愛?

我們常說,母親對孩子的愛是完全的,100%,真的嗎?當一個人心裏還有恐懼的時候,他對另一個人的愛不可能是100%。什么是真愛?不是你能給他你所有的生命,也不是你能滿足或給他你想要的一切。真愛與此無關。

真愛是一種無為。它沒有要求,裏面沒有恐懼的陰影,也沒有隱藏任何控制的嘗試。它給自然能量,就像太陽給萬物光和熱一樣。你不指望他,不要求他和原來的自己不同,不要試圖改變或糾正他。真愛是完全無條件的。無論如何他,反正你愛他,你的愛甚至和他無關。這才是真愛。這份愛就像上帝對萬有的態度,給你卻對你沒有要求,沒有期待,他對你無為追逐夢想

有親子關系嗎?

在當代幼兒教育中,我們強調親子關系,但有所謂的親子關系嗎?事實上,在整個生活中,你和別人之間沒有關系。所有關系的本質都是你自己關系的投射。你與你思想的關系是你與整個世界關系的母親。你所有的外部關系都是這種關系的投射。所以嚴格來說,沒有親子關系,就像沒有其他人際關系一樣;因為對於一個特定的你來說,沒有外在的孩子,只有內在的孩子。你對內心孩子的態度是你和外在孩子的關系。

如果你和你的孩子關系混亂,如何處理你和他的關系?處理好你和你內心孩子的關系——你和你信仰的關系。你明白要點嗎?父母和孩子在家庭中的關系是每個人自己問題的外在投射。如果你和你的孩子有關系障礙要解決,請深入你的內心,找出你和你想法的關系。了解你的想法會調解你和他們的關系。請注意這一點,這是解決人際關系的根本要點。

要解決孩子的問題,

先解決你的問題。

要解決孩子的問題,首先要解決你的問題。這是解決問題的根源。沒有有問題的父母,就沒有問題的孩子。一個孩子只是家庭和社會樹上的一朵花,它開啟了家庭或社會的優勢,同時也開啟了整個家庭或社會隱藏的問題。如果一棵樹的花有問題,我們通常需要深入根部治療,而不僅僅是花本身。同樣,如果一個孩子出了問題,我們應該在哪裏深入幫助他?顯然,家庭和社會是根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