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眾文化不褪色

當香港新人歌手炎明熹現身我國內地綜藝節目《聲生不息》,與楊千嬅、李克勤等一眾實力唱將同台競技,以全新唱法演繹經典,很快在網絡刮起熱議。大家好像從那張年青卻有些陌生的臉部,同時看見了香港大眾文化的光輝時代,及其港樂在摸索中多元成長的希望。

香港文化博物館常設展覽“瞧潮香港60”展現香港大眾文化。

這條發展脈絡,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enterprise application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所長馮應謙早就觀察到,他對此加以總括:重歸以來的25年裏,香港娛樂業在低迷裏慢慢尋找到另一種生存模式,即與內地融合,並同時再次挖掘本地市場。“我認為,這是再次再出發。”

一般而言,香港大眾文化是指影片、電視劇、音樂三大行業,這三者之間因網絡媒體、音樂公司、明星等重疊,展現出共榮同損的密切聯接。這也就解釋了,為何當港產片在上世紀90時代後期進到衰退期後,港樂市場亦同步萎縮。

香港文化博物館常設展覽“瞧潮香港60”展現香港經典電影海報。

然而,那段輝煌時代的影響力不容小覷,“香港電影以前雄踞整個東南亞市場”,香港電影制片家協會主席、香港影業協會理事長洪祖星回憶,那批如《少林寺》《英雄本色》等經典作品堪稱教材。而粵語歌也隨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入國內,於街頭巷尾流傳,張國榮的《Monica》、譚詠麟的《朋友》等,皆變成時代之音,亦鑄就第一代偶像的問世,香港大眾文化被個人化作一段段新潮與叛逆的青春歲月。

當當地娛樂業失望,行業精英們正是帶上這類與國際接軌的行業經驗、完善完善的制度、熟練的專業技能,走向了1997年後正向香港敞開懷抱的內地市場。那股融合的潮流在2003年兩地簽定“國內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系安排”(CEPA)之後得更加猛烈,直接將大家耳熟能詳的香港導演、演員、歌星們推往“北進”之途,“2010年是一個高峰期,現在你要想香港約見一個名導、明星都很難,因為他們幾乎都居住在北京、上海。”洪祖星直言。

位於銅鑼灣鬧市的Mirror海報。

馮應謙相信,“北”流的人才,針對以往二十餘年內地電影的騰飛起到不可忽視的推動作用。洪祖星認可這一說法,“國內電影業開放得比較遲,而香港電影人了解電影業和電影節的運行,也知道什么樣的電影可以在市場中更獲觀眾青睞。”國內商業片的起步、賀歲片的概念,皆源於香港電影。更顯而易見的事例是,如今兼顧高票房、好口碑的電影中合拍片比例較高,如《長津湖》《紅海行動》《少年的你》,都有香港導演的參與。

而回首香港本地市場,又不難看出一股新生代力量正在奔湧、壯大。新晉導演拿著特區政府投資援助的“首部劇情片計劃”支助拿出亮眼的作品,以小切口娓娓道來人情淡薄,充滿人文關懷,讓低迷的當地創作界為之一振,甚至不乏擁躉者視之為香港電影的“新新浪潮”。洪祖星自然樂見後浪大有作為,卻也真誠地贈言他們將目光放長遠些,不要局限於香港敘述,應探索怎樣visa extension hong kong通過香港去講中國故事,吸引更多觀眾。

香港與內地合拍片《無雙》榮獲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

“振興”趨勢亦可由音樂市場窺探一二,“雖然歌壇低迷,但香港從業歌曲創作得人幾乎也沒有降低,好多人將自己唱歌的視頻放到YouTube,或者在街頭表演。”馮應謙強調,分眾化的時代下,媒體中心化的行業格局正在改變,“如今偶像類型非常多,各有各做,各有各的市場,百花爭豔。”

眼下,正風靡香港的潮流自然是偶像組合Mirror,銅鑼灣、尖沙咀隨處可見巨幅海報,“我周圍不少朋友還在告訴我搶不到Mirror的演唱會門票。”馮應謙笑道。對於有老派文化人坦言這潮流不過轉瞬即逝的虛熱,他抱著一股開放的態度講了這番話:“世代交替的過程肯定有,每一代都有緊跟一代不同的地方,但這也正反映出香港大眾文化不同的特色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