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輔導

開展團體心理咨詢。關注全體學生的心理健康水平,提高心理素質,開展面向全體學生的心理健康教育活動和團體心理咨詢活動。

進行個別心理健康輔導。對有心理困擾或心理環境問題的學生可以進行一個有效的個別輔導,心理輔導提供有針對性的心理社會支持;或根據實際情況及時將其轉介到相關管理專業學習心理咨詢服務機構或心理診治部門,並做好協同合作、回歸保健和後續心理支持系統工作。

監測心理健康。 了解和監測全體師生的心理健康狀況、特點和發展趨勢,及時發現問題,有效監測、預防和應對各類突發事件,減少危機事件對師生的負面影響。

創造一個心理健康的環境。對有需要的教職工進行心理輔導和支持,提高他們的心理健康水平,營造積極、健康、和諧的教育環境。組織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和宣傳活動,幫助父母了解和掌握子女成長的特點、規律和教育方法,幫助父母解決子女成長過程中的心理問題。利用學校心理健康教育資源服務社會,對學校心理健康教育起到輻射作用。心理咨詢師再好,也不會有有效的案例。也就是說,有些案子就是做不好。那么,在求助於心理咨詢的訪問者中,誰可能對心理咨詢有“抵抗效應”呢?

這讓我首先想到一個專業術語。這就是精神分析學所說的“次要益處”。含義:

以症狀來擺布、操縱或影響學習他人而獲得通過實驗進行利益。如患病後便具有不同患者自己身份,可以充分享受患者基本權利,受到親友的關懷和照顧;症狀本身足以說明企業工作主要任務未完成並非他本人的過錯,可以作為免除繁重的工作人員負擔和責任;或以此症狀沒有達到索取賠償或駕馭別人的目的。

很多家長都很焦慮,明顯看到孩子出現了某種行為或心理問題,比如厭學、不與人交流、不工作、害怕結婚等。 然而,孩子們不願意接受咨詢,即使父母願意為此付費。

這並不是說這些孩子不關心他們自己的問題。他們在拿著手機的時候讀了一些心理學方面的文章,意識到他們現在的狀況是由於他們的父母在早年的爭吵引起的,是由於家庭中缺乏情感表達引起的,等等。

青少年不願意接受心理咨詢,是等待父母的改變。 如果有一天父母改變了,成為理想化的父母,他們就沒有問題了。

其次,是認為社會責任在父母。在他們自己內心,父母根本就沒有一個什么職業資格結婚,更沒有資格生育孩子。所以,SEN學生支援不願意接受教育心理疾病治療。

我很抱歉。 時間不多了。 這些曾經原始家庭的受害者,意外地成為了別人的父母。 對孩子來說,他們自己的父母角色的重演沒有改變。

只是,他們更恨他們的父母。

寫這一段,我想表達我的疑惑:父母的錯誤能為你一生的不幸買單嗎?如果不是,誰應該為變化負責?那么,當你抗拒心理咨詢的時候,你在抗拒什么?

一個大齡女孩,顫顫巍巍地傾訴說我們自己堅決不結婚,可是他們身邊沒有一個中國男孩走進了學生心裏。情感上擦出了一些火花,不,燃起了火焰。但她一想到通過自己國家曾經的情感發展遭遇,一想到當年父母吵架的情景,就讓她對這個家庭社會生活環境充滿了恐懼。真的是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咨詢的目的是讓她能夠治愈父母給她帶來親密關系的恐懼。 以新的自我過上幸福的生活。

但是她說她已經選擇了獨身。因為婚姻注定會給自己帶來很多傷害。但是,她說,心裏的男孩的感情,讓她坐立不安。

然後,她以各種借口逃避咨詢。

寫這段文字時,感覺到我們其實我很心疼這個女孩子。似乎,我覺得,當年父母吵架並不一定能成為她獨身的理由。但是,她卻以此為借口,來掩蓋學生自己對愛情的向往,對婚姻和親密合作關系的渴望,只是當自己可以感受到一種強烈的痛苦的時候,才想要找心理健康咨詢公司得到發展一點點的安慰,並不認為想要進行深層地找到根源和解決這些問題,顯然,心理教育咨詢是無法通過產生積極有效促進作用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