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是凝固的音樂

德國作家歌德曾說過“”,這是因為一切藝術都想達到音樂的境界。最美的建築都有它內在的構造、造型、色調搭配,以及與周邊環境的和諧統一等帶給人們亦如音樂般節奏的審美愉悅,後來人又將音樂稱作“流動的建築”,是“圍起空間的藝術”。

從古希臘古羅馬建築、東方城廟宇殿堂,當今社會高聳入雲的現代建築風格中,能夠窺探建築之美的起源、演變、提升,而且始終與音樂同行的淵源。不久前,為激勵大家擊敗新冠肺炎疫情,大提琴家斯蒂潘·豪瑟獨自一人在他的故鄉克羅地亞普拉競技場舉辦的一場名叫AloneTogether的特別音樂會——你不再孤單,令無數人為之抽泣。以前容下萬人之眾的環型試煉場,因為疫情困惑,觀眾不能親臨指導,彼此不能相逢。然而一曲流連注定孤獨,那么我願意去擁抱整個世界!我認為,這便是建築與音樂最完美的融合。

提到拍攝與建築的淵源,世界最早的一幅照片,便是攝影術的發明人、法國人尼埃普斯在自家閣樓陽台上拍攝的實景影像《窗外風景》,照片中若隱若現房子輪廓。這應該是史上最早的建築攝影了。從那以後,拍攝便和建築結下了深厚感情,且這緣分天生。可以這樣說,拍攝存有一天,就一天不會放棄這類符合拍攝表現的特點而始終與建築攜手而行。

早年英國藝術評論家貢布裏希在他的宏篇巨著《藝術的故事》中,介紹了從古埃及金字塔原始建築到中世紀教堂建築甚至今日各有特色的現代建築。前幾年再版的新書中,更是收錄了許多精美的建築攝影,做為書中的插圖介紹。

總的來說,攝影術的誕生將建築之美推向了一個更高方面的審美境界。

值得一提的是,以建築攝影有直接關系,也是建築學高級文憑我極其推崇的便是日本當今著名攝影家杉本博司,他的《劇場》、《海景》系列作品,早已成為當今拍攝史上的經典作品。且不說他的《海景》系列驚為天人。單就他早期的《劇場》系列,表現“時間與記憶”的觀念建築攝影,曾幫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受其影響,我在1998年拍攝的金山嶺長城,便是選用了慢門長時間曝光拍攝完成的。而《海景》“人們遠古記憶”的拍攝理念,也促使我後來創作《方舟》系列作品(“凝固的時間點”)的初衷。

就拍攝來講,其實我大部分時間都是拍攝自然美景,只是許多景色中都有建築物的存有。1980年代,我在繪畫轉行從業拍攝,榮獲首屆中國攝影金像獎的《九歌》組照(1989年)其中有三幅作品皆是建築攝影,其中《紫禁城》拍的就是故宮角樓。這也是我任職中國民航雜志攝影記者的第一幅攝影圖片。

十幾年前華辰拍賣的圖錄中我曾這樣寫道:“80年代的紫禁城,環城河既無彩燈裝飾也無道路照明,華燈初上,月輪初照之時,紫禁城籠罩在澄明朗澈的華嚴境界當中。這類’參水月’寫意方式,是我當年’引禪入影’的主觀試著,要用鏡頭如夢如幻地尋覓紫禁城紅牆內外幾代致尊帝王的興衰榮辱及數百年蠻夢……”

不甘於僅僅流於外在“感情愉快”的表現拍攝,我更願讓作品融入一種“有深意的形式”,直抵人心。畢竟,藝術的最高境界,是那些擁有深刻思想內涵,最能充分體現出人的精神並引起大家思考引起共鳴的藝術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