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機床產業更高端

2021年,全國規模以上高技術制造業增長值比上年增長18.2%,快於規模以上工業8.6個百分點,全社會研究與實驗發展(R&D)經費投入維持較快增長。這些,代表著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蹄疾步穩,經濟發展新機遇十分強悍。

機床做為工業母機,是裝備制造業的核心生產aluminum machining service基本。尤其高檔數控機床,更是一個我國制造業升級發展的關鍵模塊。中國機床產業經過多年發展,獲得了突顯造就,但在關鍵核心技術和關鍵功能部件層面仍面臨挑戰。近些年,通用技術集團把高檔數控機床產業做為關鍵主業。2021年,集團帶頭成立了“數控車床產業技術創新經營戰略”,打造“產學研用”緊密結合的高端協同創新平台,與天津市共同出資100億元建立機床裝備子集團,打造一體化規模化運營管控平台。

今年,我繼續就機床產業發展出謀劃策。一是提議充分運用新型舉國體制優點,搭建機床產業以企業為主體的產學研用協同創新體系,加速關鍵核心技術reaction injection molding攻關,為強鏈補鏈提供技術支撐,持續提升產業鏈自主可控能力;二是提議相關部門提高對機床裝備制造行業基本共性技術研究的重視和投入,建設高檔數控機床國家重點實驗室,健全共性技術創新體系。

同樣將時間拉回20年前,中國機床行業也面臨野蠻生長期。當時,有兩條路擺在國內企業面前,一是投入大量資金自主研發,二是通過收購實現跨越發展。為了迅速縮小差距,大多數廠商選擇了後者,他們給出的理由是:自研技術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而通過海外收購,不僅可以拿到專利技術,還能獲得相應的市場,穩賺不賠。

從2000年到2010年,幾樁重大收購案相繼rapid tooling啟動,比如,沈陽機床收購德國希斯,後者擁有147年機床生產曆史。再比如,大連機床收購美國英格索爾,這家美國公司手握數十個專利技術。2012年,沈陽機床成為全球量產第一的企業,大連機床也憑借極速擴張,位列世界第四。當時的報道鋪天蓋地,內容都是稱贊:“東北遼寧出了兩位機床‘狀元’”。可這樣閃亮的數據,在今天看來,更像是落日餘暉。

Top